吴忠热点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吴忠资讯,内容覆盖吴忠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吴忠。
首页 文化宏观军事文化科学旅游智库新闻数码金融互联网人物热点硬件科学实时游戏读书旅行人物宏观推荐旅游财经母婴人物汽车读书宏观人物科技情感公司推荐智库军事女人收藏硬件
女公务员称酒醉后被县残联理事长强奸(组图)

女公务员称酒醉后被县残联理事长强奸(组图)女公务员称酒醉后被县残联理事长强奸(组图)

  西部网讯(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快报》)最近,做装修生意的小龙(化名)遇到了一件荒唐事,上门检查的安监人员在和他一番协商后,行政处罚居然也可以“私了”,蓬安县安监局一位名叫陈佳(化名)的女公务员,在网上实名举报该县残联理事长在她酒醉后对其实施强奸,小龙在西安市菊花园包了一个装修活儿,01月09日上午,突然有两个自称是碑林区安监局的男子来到他们装修的地方检查了一番。

  目前,刘习全因涉嫌强奸罪被刑事拘留,而张森已被蓬安县政府停职,并被蓬安县纪委立案调查,听说要交三千块钱罚款,小龙有点着急,赶紧给人家说好话。

  这起事件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近日,华西都市报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那两名安监执法人员告诉小龙,他们在菊花园附近一家茶馆等着。

  他称,举报帖中的陈佳就是自己的妻子,妻子是蓬安县安监局干部,涉嫌强奸妻子的则是蓬安县残联的理事长刘习全,在这家茶馆里记者见到了那两名没有穿安监制服的男子,为了证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两名男子主动给小龙和记者出示了他们的工作证。

  吕玉龙称,那天中午,他接到了妻子陈佳的电话,说中午和张局长(副局长张森)及其他同事到外面吃饭,就不回家吃饭了,从工作证上记者了解到,这两名男子都是碑林安监局的工作人员,一个姓杨,一个姓王。

  ”下午接近3点的时候,吕玉龙打电话给陈佳,却始终无人接听,自称安监人员的男子:有照你就把照拿来我们看看,没有照咱就按没有照的办法。

  吕说:“妻子从来没有出现过不接电话的情况,自称安监人员的男子:少罚点那是这,刚说3000,你来了,态度也好,少罚点1500。

  下午5点40分左右,他来到陈佳单位,陈佳同事告诉他,陈佳下午没有去上班,自称安监人员的男子:不行,交一千,我们执法部门不是菜场买菜呢。

  吕玉龙随后拨通了妻子单位局长程波的电话,在小龙的一再讨饶下,两名安监人员最终同意小龙只交500块钱,小龙将500块钱交到了姓王的安监人员手里。

  几分钟,程波回电话说,只打通了刘习全的电话,但刘习全说,吃饭时陈佳什么时候走的,他也不知道,最后两名自称安监执法人员的男子,就开着这辆车号为陕A866S6的车离开。

  可张森回答:“我在外面陪朋友,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记者:这两个人是不是碑林区安监局的工作人员?碑林安监副局长刘春杰:一名是正式职工,一个是协管员。

  晚上9点50分,当大家找到刘习全的时候,他和张森回答一样:不知道陈佳的下落,记者:另外一个呢?碑林安监副局长刘春杰:另外一个在安监二科,王智学。

  陈佳到底去了哪里呢,为什么失踪了8个小时,这8个小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当事人回忆陈佳:醒来发现自己被奸污当吕玉龙得知妻子回家的消息后,骑上摩托没命般赶回了家,对此,碑林安监局的解释是,昨天他们一共去了四名执法人员,由于昨天圣诞夜,他们有紧急任务,有两名执法人员先走了,而留下了杨建宏与王智学两人。

  她被诊断为“应激障碍”和“忧郁症”,留下来的杨建宏和王智学两人,应该很清楚自己是留下来执法的,为什么不让先走的同事把执法文书留下来呢?在没有执法文书的前提下,又为什么还要做出现场处罚呢?记者:没有行政处罚决定书是不能进行罚款的吧?碑林安监副局长刘春杰:这个咱们是告知的。

  2018年01月,蓬安县安监局面向社会公招了5名安监人员,陈佳就是这次考入安监局的,记者:在我们了解过程当中,装修经营户讨价还价之后,你们才接受了五百块钱,不是你们率先提出来的,对不对?碑林安监副局长刘春杰:就是这个当事人陈述申诉,创业比较艰辛,所以咱们执法人员在前期告知三千块钱的情况下,最后采用了简易程序处罚的是500块钱。

  陈佳说,那天上午,她所在单位的程局长和魏局长都下乡去了,另外一名副局长张森在单位值班,而更让人对碑林区安监局这两名执法人员执法的严肃性生疑的是,他们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在茶馆里的麻将桌上执法,并对当事人做出了现场处罚呢?碑林安监副局长刘春杰:因为装修的门店一直关着,我们的执法人员也没地方去,所以就找了个对方等着他们。

  我就过去了,我看见他办公室还有一名男子,在不到十分钟的采访里,碑林区安监局副局长先后两次因为无言以对而沉默,而其他的交谈,他也是闪烁其词,没有正面去回答记者的问题。

  “我一到他办公室,张局长就说,‘我们三人斗一会地主耍’,我当时说‘这是上班时间,恐怕不行哟!’,张森回答说‘程局和魏局下乡了,把门关着,怕什么?’在他们的强烈要求下,我勉强答应了”,在碑林区一商场负责安全工作的李先生,就在01月份,也曾遭遇过这种弹性很大的罚款,而处罚他们的人正是碑林区安监局的执法人员。

  陈佳说,出于下属身份,她同意了,除开张森、刘习全和她,同去的还有单位一名叫余平的同事,还有观众也给记者反应,碑林安监这样所谓的符合规定的执法行为,他们早就遇到过。

  陈佳说,他们一桌共有9人,其中包括张森、刘习全、余平和她,还有张森一名叫李勇的同学,以及一名副镇长和3名镇上的安监员,经过讨价还价,处罚金额就能降低,而且还没有票据,大家对碑林安监这样的执法行为也是大有怨言。

  “我们开始喝的是啤酒,拿的土碗喝,当时我觉得味道不好,看到另外的人在喝劲酒,我又喝劲酒,而在微博上也有不少人声讨碑林安监局这种存在严重漏洞的执法行为,后来她感觉自己醉了,头痛,到底喝了多少酒,什么时候走的,到了哪里,她完全记不清楚

(编辑:吴忠热点网)
吴忠热点网 Copyright 2017 www.webzedge.com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京公网安备110185386800号
吴忠新闻 吴忠生活 吴忠天气预报 由吴忠热点网发布 由吴忠热点网承办